虎门销烟时,林则徐为甚幺不用火烧?

  • 183views

早前香港CCTVB剧集《枭雄》,其中一幕民国政府的禁毒专员收缴鸦片后,当众烧毁。网路随即传来一片嘲笑和质疑声音,并将民国烧烟和林则徐销烟混为一谈,认为编剧没有做好功课,製作不尊业认真云云,香港泛起了一阵讨论烧烟销烟的涟漪。

其实,林则徐当年在虎门销烟前,可曾真正有烧过烟?烧烟又如何发展成销烟的?无论烧好销也好,又意味着什幺?

奏折上的记录

根据《林则徐全集》中的第二册和第九册,在林则徐任职湖广总督期间(1837-1839年),分别在1838年6月、9月20日的奏折(清末长篇小说《林公案》第四十三回有很接近的论述)、的日记和8月26日的奏折上有採用何种烧烟方法的记录:

关于是次烧烟记录,《林公案》第四十三回亦有详细提及。3

此次「煮化烟土」是在虎门销烟之后。奏折虽没有清楚阐述如何煮化,但是次的「煮」看来跟虎门一样是使用了销烟的原材料盐卤和石灰,并投放到「池」中,引水来「煮」。

然而,此次销烟虽说「仿照虎门化烟之法」,但实际有别(将于文末详述)。

另外,在第九册的中,林则徐在武昌校场焚毁烟具,虽然没有明言有否焚毁烟土烟膏,亦没有奏明在奏折上,但按照以上在虎门销烟前的一贯做法,可知一般都是先用桐油烧毁再投江河:6

由此可见,林则徐以桐油烧烟,乃属史实。而且,即使只属小说的《林公案》,其背景资料亦多出自《林则徐全集》,有实际的参考作用。

从烧烟到销烟

那幺,林则徐在虎门销烟之前,是如何由烧烟发展成销烟的?林则徐在奏折684〈销化烟土已将及半折〉中说道:7

换言之,以桐油烧烟不能将之彻底销毁,并非全面之策。假如每次烧烟均有「十得二三」的「残膏余沥」,那幺以以上两次在楚省烧烟约一万多两来算,都只能够烧毁70-80%。可是,在虎门销烟前所收缴的烟膏总量,却远远高达46万两。假如烧毁后仍有9至13万残膏,那岂非比在楚省收缴的烟土还要多?虎门销烟现场文武百官英鸦片商俱在,林则徐颜面何存呢?此法当然万万不能。

虎门销烟时,林则徐为甚幺不用火烧?
林则徐向清朝道光皇帝奏报收缴鸦片情况奏折。

对此,林则徐奏折中表示,他在「广咨博採」之后,得知「鸦片最忌者二物」。从《林公案》第五十回中的详细记录可知,林则徐当时集思广益,提出盐卤和石灰销烟建议的,恰巧是鸦片大贩子两广总督邓廷桢:

当然,单以小说《林公案》来还原历史,在缺乏其他资料佐証下难以尽信。但当综合《林公案》和奏折〈销化烟土已将及半折〉来看,便可以找出一个共同点,即在得知盐卤和石灰之法后,林则徐再「兹再四酌商」,经过"brainstorm"商讨,最后得出海水浸化法,提升了由烧毁到销毁的技术层次。

由此可见,林则徐得出的海水浸化法,是来自使用盐卤和石灰,然后再使用海水浸化的两个集思广益过程。然而,在实际操作中,海水浸化法的步骤却与构想中的不同。

在虎门销烟开始的第12天,林则徐在奏折上说:

由此可见,虎门销烟是先在池水撒盐成卤,并将所有烟土投入卤中泡浸半日后,再将预先烧透了的石灰,投入池中。

销毁鸦片的用意

在虎门销烟两个月后的8月26日,林和邓在粤东逮捕鸦片匪犯,收了8万多两烟膏烟土。后来,林仿照虎门化烟之法,凿池后混入盐卤和石灰,然后再「用火煮化」,而非用水:10

此次销毁鸦片,未有完全仿照虎门之法,而是将鸦片投入混合了盐卤石灰的池后,再用火,连同枪具一同烧毁。事实上,为谨慎起见,作为一场外交政治show的虎门销烟,必须「在在严防,庶可免于偷漏」,做到滴水不漏。11

然而,在民间销烟,为的都是执行道光帝谕旨和对烟商烟民产生一种阻吓作用。否则的话,不会于起码一年前在楚省多次烧烟,并发现火根本不能彻底销毁鸦片后,仍然不找(或找不出)解决方法。而且不同目的和场合之下,所使用的方法亦有所不同,林则徐在虎门的销烟之法,也不应该视为销烟的标準模式。

鸦片百年的问题症结,并不在于能够销毁多少鸦片,而是在于充斥在鸦片交易的处处贿赂,并使贪官污吏对禁烟政策暗中抵制。而促使贿赂问题恶化的,是处处阻挠的终极障碍英国官商。12因此儘管火烧不能彻底销毁鸦片,其实也不是重点,文武官员当然也心照不宣。

注︰

   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二册〈奏折〉。621.〈筹议严禁鸦片章程折〉,第37页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二册〈奏折〉。642.〈楚省查拿烟贩收缴烟具情形具折〉,第75页。 「陆续收缴烟膏、烟土,共计一万二千余两,半数是拿获的,半数是缴出的。如土贩邵锦璋,自行投县缴出烟土二千多两;谢长林缴出烟土九百五十两;範申和缴出烟土三百六十两。同时设局收缴烟枪,共一千二百六十四杆,皆是久用积油的老枪老斗,有几十只精致华丽的老枪,枪质是雅州竹的,配以牙底牙嘴,枪膏满积,在平时每只价值都在银百两以外,爱逾拱壁,现在尽肯割爱缴出,可见人民觉悟吸烟之害,等于饮鸩,才肯缴枪戒烟。林公为昭示百姓起见,把收缴的烟枪、烟斗、烟膏、烟土,编号列册,堆积公共场所,亲率两司道府,莅场逐一对册验明,然后命当差的用快刀将烟枪劈破,烟土敲碎,再浇煤油燃火焚烧,把一千二百多支烟枪一律烧成灰烬。次将收缴搜获的烟土一万二千多两,拌以桐油燃火焚烧,自辰至申,火犹未熄。哪知烟土拌桐油燃烧,奇臭触鼻,和熬膏抽吸之味,迥乎不同」。《林公案》第43回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九册〈日记〉,第400页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二册〈奏折〉。697.〈续获烟犯起缴烟泥烟膏枪具折〉,第180页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九册〈日记〉,第352-353页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二册〈奏折〉。684. 〈销化烟土已将及半折〉,第152页。  同上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二册〈奏折〉。682.〈请议销烟中毒身故之陈镕等折〉,第149页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二册〈奏折〉。697.〈续获烟犯起缴烟泥烟膏枪具折〉,第180页。 《林则徐全集》第二册〈奏折〉。684.〈销化烟土已将及半折〉,第151页。 《天朝的崩溃》(三联书店,2014年),茅海建着,第94-95页。